『南方獎-全球華人影片競賽』- 強大的我映 後座談

莊景燊導演:
第一次看大螢幕還滿殘忍的,自己拍時沒什麼感覺。看完卻心情沉重。
這部作品最想說的是人與的人的關係,愛與血緣無關。常常住在一起的人,其嫌隙可能比不常在一起的人更加巨大。
關於角色們的形塑會不會變樣板,會不會被貼標籤。我們當初拍攝時就很小心,但我想講的是人跟人的距離是不是越靠近就越愛?辯證後,我想討論的是關於私心,為了達成自己的私利去盡己所能拿到這件事情。我覺得動漫其實無罪的,不是喜歡動漫就有錯,那是兩回事。
阿南終究沒有變強大,因為他還是一般的正常人,只是因為他在家庭受到的對待。當他哥還在的時候,他還有夥伴,但他哥不在的時候,他還是喜歡買西都買兩個,好像他的夥伴一直都在。他的價值觀是對夥伴很盡責,很忠心。最後,在他家裡的夥伴是阿公,維護夥伴、為夥伴報仇、去反擊的想法,讓他對小叔產生殺機。他知道是因為小叔回來,成為這些紛爭的起點。
強大的我或許有點諷刺吧,有些人覺得活在自己的世界很厲害,但從外界客觀上來看也沒什麼厲害。

王莉雯導演:
我一直在思考同一個屋簷下,人來人去,大家卻是那麼疏遠。我想呈現的是一個支離破雖的家庭中的狀況,並沒有什麼大道理,那是真實呈現的家庭的狀況。
還有我之前看到一個新聞,一個喜歡收集皮卡丘的男子。他很喜歡將皮卡丘的物件穿在身上,攜帶很多皮卡丘,這個行為卻為他惹來很多麻煩,甚至官司纏身。
因為這個新聞也是發想元素之一,我原本想用皮卡丘來當作劇中的動畫角色。想要跟皮卡丘談版權,但由於劇本調性,就沒有談成。
後來就自己去重塑一個角色出來。我想塑造出某日本知名卡通的感覺。在看過這部片後。是真有觀眾以為波比達是真實存在。
波比達以皮卡丘為原型,我們去觀察了很多日本的動漫。不只是皮卡丘這個卡通,陪伴我們長大的日本卡通中,多有夥伴與熱血與情意。我們以此去創作了波比達宇宙。

圖文資訊來源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outhfilmtw/

作品花絮或劇照: